残照当楼.

安安静静,安安静静。

十万八千里外是你,
于是我便偏安一隅。

同人文的真相

别说了哪怕开小号那天我就暗暗发誓一定不坑文,现在我可能要食言了

红豆配清茶:

没错,我就是这样,说好的不坑还是坑了
捂脸逃走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可以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要关注我了!!!超害怕!!!求您们!!!顺便让我大喊一声:曹丕是个好人!!!】


[喻黄]关河冷落 中下

喻黄ABO
略狗血私设有
设定是怀了孕的Omega的信息素会比较甜腻
前文走这里

-------------------------------------------------------------------


喻文州已经回来一天了,但黄少天和他之间一直保持着一种奇怪的状态。

第一天喻文州在家里倒时差,黄少天在家里打游戏,直播。午饭是喻文州下厨下了两碗面,黄少天抱着碗去了书房,主动选择躲避。

两个人依然睡在一张床上,谁也没有主动提出分床。

可是两个人中间却自觉地隔出了一段距离,没有任何肢体接触。

但是半夜黄少天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喻文州怀里,睡着的喻文州就像是加了大力buff的喻文州,将黄少天紧紧地钳制在自己的怀里,使黄少天挣脱不得。

也许是喻文州习惯暂时没改过来,他们从前经常是相拥而眠。

伴着自己Alpha淡淡的信息素,失眠了一个多月的Omega立即沉入梦乡。

可是早上醒来,他和喻文州依然隔着一段距离,好像昨天晚上是黄少天的梦。

可能真的是梦。

黄少天又惆怅起来,那段距离真真切切提醒着黄少天,他要和喻文州分开了。

黄少天纠结的不能行,他此时像是陷入了困境,进退不得。

喻文州向来有赖床的毛病,今天没有常日里黄少天喊他起床,今天他却出奇地早起了。

喻文州老早睁开了眼,许是时差还没有倒过来的缘故,今天起的格外早。但是还是提不起来一点精神,不想起床也不想惊动在床的另一边专心致志玩手机的黄少天。

卧室的窗帘被拉开了一个缝隙,阳光却争先夺后钻了进来,几乎要溢出这个屋子。阳光暖暖地融进黄少天发丝里,一头黄毛在此刻熠熠生辉。黄少天的脸上也溢满了阳光,嘴角微微上扬,聚精会神看着手机,眼睛亮晶晶的,像是在发光。

他的少天真好看,喻文州这么想。
   
他想和他的少天时时刻刻在一起。

黄少天也渐渐发觉了喻文州炽热的目光,侧头来看喻文州,喻文州却早已翻过身拿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黄少天一个不留神就要滚下床去,一双温暖的手揽住了黄少天的腰,顺势揽到了怀里。喻文州低下头,对上黄少天那一双满是惊恐的眼睛,像只误入猎人陷阱的小狮子,嘴微微张着,散着淡淡的光泽,喻文州鬼使神差地亲了下去。

黄少天起初有些抗拒,最后破罐子破摔,反正以后也不会有这样的吻了,干脆不顾一切地回应着喻文州。

最后以黄少天气喘吁吁贴在喻文州怀里告终。

喻文州却没有罢休,一手揽着黄少天的腰,另一手在黄少天身上不安分地游离着,将头埋到黄少天腺体处伸出舌头轻柔地舔舐着,一遍又一遍。黄少天感到身体各处都酥酥麻麻的,手一下没一下地抠着喻文州的后衣领。

“你发情期快到了吧。”喻文州状似无意地提起到。发情期这件事向来喻文州比黄少天记得清楚。

一股清新的橘子味的信息素很快在屋内扩散开来,交织着些许甜腻的味道。

喻文州感到有些不对劲,他突然反应过来什么,立即将黄少天推向远远的一边。

黄少天有些不明情况,喻文州一大早起来先是索吻,现在又把他推开,闹得是哪出?

一层羞恼渐渐覆上黄少天的脸。好看的脸此时却皱着眉头,喻文州早已跑进卫生间锁上了门,只留下黄少天呆呆地坐在床上。

也对,他们都要离婚了,发情期这件事也跟喻文州没有关系了,喻文州这是在和他撇清关系呢。

黄少天自嘲地笑了笑,嘴角还是不自觉地耷拉了下来。

他现在的心情像是吃了晚春的青杏,又酸又涩。

待到喻文州出来,已经收拾好了一切,仿佛刚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黄少天努力地也像喻文州那样若无其事,但好像是徒劳,脸上那层淡淡地失望依然没有掩饰住。

喻文州却像没事人一样,冲他晃了晃手机:“方锐和林敬言回国了,在b市,晚上要一起吃饭,你要不要去?”

黄少天的注意力立即被转移:“去去去,方锐这个兔崽子,退役后一声不吭跟林敬言出国旅行去了,枉我当年在蓝雨训练营对他的教养,真是儿大不中留啊啧啧啧...”

喻文州一笑置之。

晚上的聚餐订在一家虾锅店,林敬言定了包间,等黄少天喻文州到时,一桌只剩下两个空位。
   
七双眼睛齐齐打量着喻文州和黄少天,其中三双都饱含复杂的情绪。

林敬言方锐,叶修和蓝河,再加上一个王杰希,其中王杰希和叶修都是知道喻黄婚变,蓝河是叶修告诉的,三个人都不太懂这夫夫两个是什么情况。

于是王杰希与叶修隔空交换了一个眼神。

“貌合神离。”

叶修也不敢掐准这喻文州哄没哄回来黄少天,暗暗在心里琢磨着形势,最先破掉这蜜汁气氛的还是方锐。

“坐坐坐,愣着干嘛啊,不认识我啦?我才去欧洲几个月啊少天宝贝儿就不认识我了,太伤我心了。”方锐笑的没心没肺,林敬言也在一旁温润地笑着,他们两个完全不知道此时另外几人之间的暗潮汹涌。

“嘿你不提这事我还不气,你小子张能耐了,不打个招呼就跑去国外玩,害得我打算请你吃顿退役饭结果电话打过去你这人就人去楼空了???”

“好好好我错了您老顺顺气,顺顺气。”

包间里的气氛很快热闹起来,但是刚刚那点浪花却没有随着上菜而退潮,反而越来越扑腾。

“山雨欲来风满楼。”

叶修与王杰希再次交换了一个眼神。

菜上来了,却不太对黄少天胃口,是微辣的。

黄少天不能吃辣,一丁点辣都不能沾。但黄少天偏偏又是个小馋猫,见别人吃的欢自己当然也想吃,只好眼巴巴地看着。

喻文州慢条斯理地将虾夹进自己的碗里,放在一杯温开水中涮了又涮,然后剥去虾壳,将其中披着红纱的虾肉挑出来,放入黄少天碗里。

一个又一个,喻文州也不觉得累,反而做的理所当然,黄少天也没注意,也吃的理所当然。

然而一旁的几人早就看不下去,方锐暗暗戳了戳林敬言的手肘:“要不我们给黄少单独上份五香的?老喻怪可怜的,到现在也没怎么吃。”

林敬言制止了方锐,笑着摇了摇头:“他俩这是周瑜打黄盖呢。”

一旁的叶修和王杰希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不是说他俩闹分呢吗?”蓝河悄悄地问一旁的叶修。

“估计是老喻哄回来了,别管这么多了,吃菜吃菜,再不吃全给喻文州献殷勤去了。”叶修也一个劲儿往自家Omega盘中夹菜。

黄少天觉察桌上几人的异样,抬起头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不好意思啊,最近食量有点大...”


给大家道声对不起,今天胃病突然犯了,更文更的晚了一点。
还是要说一声感谢,感谢上一篇及上上一篇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和评论的读者,特别感谢你们。
好了戏精的我发言完毕!下次尽量不半夜更文,晚安。

[喻黄]关河冷落 中上

A喻xO黄
原著向
略狗血

>前文走这里

--------------------------------------------------------------------

黄少天思索着既然要离婚就要有点准备行动,比如先分居,万一喻文州回来后他又改变了主意拖拖拉拉反而难办,于是在一个日子还不错的上午call来了在首都养老的叶修来帮忙收拾东西准备搬走。

黄少天甚至想好了去处,黄少天在b市还有套房产,当初没和喻文州在一起被王杰希忽悠着买房养老,跟老喻一人买了一套,这套房子在小区另一个单元楼,这样离了婚离喻文州不会太远也不会太近,先住着再说。

叶修昨天听说黄少天要离婚,本来也没当个事儿,年轻人嘛,都喜欢刺激。但是早上还缩在被窝里时,黄少天搬家的电话把他吓醒了。

原来黄少天要动真格啊。

叶修也来不及思索,反正是周末,火速跑去黄少天家,叶修想着,宁拆一座庙,不破一桩婚,兴许是黄少天跟喻文州闹别扭,他也就勉为其难做个好人劝劝,其乐融融最好嘛。

可到了黄少天家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黄少天坐在客厅的地上沉默不语,一堆乱七八糟的物件铺了一地。叶修无奈地一边劝说黄少天一边替他收拾。

“年轻人有什么想不开的非要离婚。”

“世界多美好,你还不能让喻文州出去转悠转悠?”

“哦不对,喻文州是去出差的吧。”

“你俩离婚的理由究竟是什么啊?”

“喻文州同意跟你离婚了吗?”

黄少天终于扭过头来看了像个大妈一样喋喋不休的叶修:

“你怎么比我还烦啊,他肯定同意了吧,沉默就代表同意那他肯定同意了。”

叶修感到心有点累。

黄少天叨叨地说着什么,叶修知道是无关痛痒的话,也没仔细听。叶修挖了挖耳朵,打开了电视,恰巧是重播昨天微草对轮回的比赛,调大音量,自顾自看起比赛来。

黄少天也被转移了注意力,开始关注这场比赛。

“微草这个新人牧师不错啊!”

“没了王杰希微草颓过一阵子,不过看这样子好像是要东山再起,高英杰这个队长当的越来越像王杰希了,诶微草是不是遗传啊我怎么瞧着高英杰也有点大小眼啊啧啧啧。”

“那是你家电视有问题。”

“周泽楷这发操作稳!但是枪王还是老了啊,我赌微草拿下了团队赛!”

“别妄下结论啊,轮回也不弱。”

正在争论着,门突然传来钥匙插入门孔转动的声音。
“咔嚓。”黄少天家的门锁被打开时声音总是很大。

“别是喻文州回来了吧...”黄少天小声嘀咕着。

黄少天一语成谶,正是喻文州。

喻文州常日里一丝不苟的发型竟有些凌乱,藏蓝色围巾一半藏在黑色风衣里,一半飘在空中。他一只手拿着钥匙,另一只手拖着行李箱进到屋来。

黄少天有些惊讶,直愣愣地看着喻文州:“你不是...还有一个多月才回来吗?”

喻文州的神色冰冷,平日里常挂在脸上的笑容也不知所踪,看向黄少天和喻文州,眸子里满是冰冷。

“不回来怎么会撞见你偷情。”

“喻文州!话不是可以乱讲的!”黄少天的怒火被点燃,还掺杂了些许害怕,他清楚地知道,喻文州是真生气了,虽然他并不知道喻文州一回来就这么大的脾气是为了什么,但是此时的喻文州这句话却是失去了理智,不可理喻。

叶修被气笑了,拍了拍衣角,起身准备离开。

“得嘞,联盟小醋王回来了。”

出门时又回过头来,拍了拍喻文州的肩:“床头吵架床尾和,别那么冲动。”又挥了挥手,“我走了,下午还要带娃去游乐园呢。”

喻文州低着头,在与叶修擦肩而过的那一瞬低声说道:“叶神,多有得罪,抱歉。”

叶修丝毫不在意,大步流星走出房门。叶修走后,只留下黄少天与喻文州二人,本亲密无间的两个人,此刻却弥漫着尴尬。

“离婚协议书我发你给你了,应该收到了吧,你看看有没有什么毛病没,没有我们就...”

“为什么要离婚?”喻文州打断了黄少天的话,也打乱了黄少天的思绪。

喻文州脸上的表情让黄少天琢磨不透,他不知道喻文州的真实态度,黄少天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应答。

是啊,为什么要离婚?

“我们都累了。”

他们都累了,年少的冲动化为乌有,有的只是生活的疲倦,风花雪月向来敌不过柴米油盐。

喻文州脸上拢了一层阴影,神色更加晦暗难辨。

两个人陷入了沉默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黄少天首先打破了沉默。

“公司里派了其他人过去,正好我可以提前回来处理一下我们之间的事。”喻文州捡起地上的杂物,一一放到原来的位置,将行李箱拖进房间。

黄少天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喻文州,半晌才想起来,问到:“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晚上。”

喻文州靠近黄少天身边,拿走黄少天身后的物件,一股淡淡的酒气还是被黄少天捕捉到。

喻文州回来没有立即回家,黄少天不敢细想,昨天喻文州先去了哪里。

黄少天也没有问出口,他不想知道真相。

或许喻文州,也准备好和他离婚了吧。

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太难过,快刀斩乱麻,黄少天想,还是尽快离婚的好。

黄少天向来嘴比脑子快,哪壶不开他偏爱提哪壶,脑子一横,问到:“什么时候我们去办理离婚手续?”

喻文州停下手中的动作,打量着黄少天此刻的神情,像是个大义凛然只求一死的壮士。

他想,也许离婚只是少天的恶作剧,他不想当真。

可是他又想不通黄少天的所作所为。

“少天,我这次回来,有一个星期的假期。”喻文州顿了顿,“我想我们好好待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后,我再给你答复,好吗?”

将计就计向来是兵家常用套路。

黄少天听见喻文州此言,一束烟花在心里炸开,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可是转念一想,一个星期后他和喻文州还是要走上不同的路。

黄少天的心仿佛被狠狠扎了一刀,他十二年的人生里都有喻文州的参与,他甚至做好了以后的人生也将有喻文州的身影的准备,如果接下来的人生少了喻文州,那就是抽去了一半的灵魂。

黄少天很后悔提出与喻文州离婚。

可是喻文州也没有什么要反对的意思...

黄少天一直期待着,喻文州跟他说:“我不想和你离婚。”这样,他就有理由继续跟喻文州在一起。

可是喻文州没有。

黄少天意识到这个想法很奇怪,明明三天前还想和喻文州离婚的?现在却又不想离婚,好像提离婚不是他一样。

唉可能是这段感情的回光返照吧。











今天发生了点意外,更文更晚了,这篇文比预计中的长一点,嗯...可能要分好几次更。

[喻黄]关河冷落 上

ABO喻A黄O

    本该是个晴好的午后,上帝将阳光大方地赐予一切,米色沙发的软度适中,被罩上一层淡淡的銮金,家里的小兔崽子被送到爷爷奶奶家,没有人猫吵闹,手边的白毫略微滚烫,王杰希搁置在茶几上,暗暗算好温度适中所需要的时间,满意地看了看客厅里一切岁月静好,心安理得瘫在沙发上,眯着眼准备午后小憩一会,消磨难得的周末。
可能是命运之神钟情于王杰希藏着星辰大海的眼睛,不忍让这双藏着万千星辰的眼睛闭上,王杰希尚未与周公会面,手机铃响了。
王杰希努力睁开眼睛,困意被这手机铃扫到九天云外。翻开手机,很好,黄少天。于是按了拒接,手机又被放回原位。可能是黄少天又耐不住o房寂寞饱受相思之苦找他诉苦来了,我又不是蓝雨心理医生。王杰希这样想。
王杰希又心安理得瘫成原样,眼睛尚未完全闭上,手机又震动了起来。王杰希强打精神,翻开手机,很好,又是黄少天。他按了拒接,手机再次被放回原位。一定是黄少天耐不住o房寂寞饱受相思之苦找他诉苦来了,我又不是蓝雨心理医生。王杰希这么想。
这次王杰希尚未躺下,手机就抢先响了,王杰希不耐烦地翻开,很好,还是黄少天。他忍无可忍点了绿键。
“喂我知道你思念远在美国的喻文州你担心他在美国过得不好会不会有漂亮的小o姐姐勾搭他他还记不记得给你带的零食...”王杰希成功地抢在黄少天前面,事后王杰希觉得这一壮举足可以载入荣耀史册。
那边安静了一会儿,静到王杰希以为骗子捡到黄少天电话冒充黄少天骗他话费准备挂电话时,黄少天开口了:
“我要跟喻文州离婚了。”
王杰希顺手打开日历看了一眼,啜了口茶,慢悠悠回应道:
“盆友,你穿越了,今天不是愚人节。”
“没开玩笑。真的,我要跟喻文州离婚了。”黄少天今天出奇地言简意赅,奇到王杰希错手打翻了茶水。
手机顶部弹出几条xx新闻来。
“我国xx地区发生6.9级地震。”
“j国沿海地区某城市发生海啸。”
“m国xxxx州发生洪水。”
……
王杰希想起了喻黄结婚那天敬酒他说的话:
“如果你俩分手,那一定是世界末日。”
这下王杰希有些相信了,果然京城神算是不能胡乱预言的。

1.
黄少天和喻文州要离婚这个消息实在是令人不敢相信,喻文州和黄少天是荣耀圈内第一对公开的cp,也是最早结婚的一对。自从喻文州和黄少天开始以情侣身份出现在大众视野内,从来都是恩爱甜蜜的模样,除去训练营时期,鲜少爆出喻黄不和。如果你在大街上随便拉住一个荣耀粉,告诉他喻黄分手了,这位路人十有八九不肯相信。
然而黄少天也并不是在开玩笑,哪怕十个人九个人不相信可事实就是如此。
他要和喻文州离婚。
纵然他和喻文州一直都是荣耀圈模范夫妻人设,纵然他和喻文州的过去如胶似漆,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
两年前他和喻文州同时退役,喻文州进了荣耀总部,开始了不是在见客户就是在见客户的路上的上班生活。黄少天搞了几个投资理财,黄少天家还有几套出租的房子,但是黄少天又觉得自己整天在家里当收租婆的日子不太能够,便又开始当起了游戏解说,偶尔在g站上直播,也大都是游戏相关。这一来,退役生活一年的适应期过后,他和喻文州大都聚少离多,空间距离一增大,这心理上的距离,也就越来越远了。
于是许多问题也渐渐暴露出来,譬如黄少天常常半夜醒来,双人床的另一半也是空荡荡的,卧室里只有他一个人,但是墙上那张大幅相框分明是两个人,黄少天面对空荡荡的屋子,感到些许怅惘。
喻文州又出差了,已经一个多月了,黄少天算着日子,还需要四十五天,1080个小时。他打开与喻文州的对话框,看着对方从4G在线,到WiFi在线,黄少天发过去的消息因为时差也常常很久才回,而且喻文州的回复每次都很简短,丝毫不掩饰一下敷衍的本质,渐渐地黄少天的字数也大幅度减少,喻文州这个态度让黄少天感到心慌,饶是黄少天也找不出什么共同话题。
也可能是有共同话题,可是黄少天已经可以预料到喻文州的回复。
喻文州不在,黄少天的日子渐渐闲了下来。
俗话说得好,人一闲,就该胡思乱想起来。
黄少天变得有些狂躁,时常抱着手机,死死地盯着聊天页面,没有消息时心里像有根羽毛轻轻地搔痒,一有消息通知兴奋地恨不得从沙发上跳起来,大爆手速噼里啪啦打上一堆字,努力从肚子里搜刮出近来有趣的见闻讲给喻文州听,可是瞟到上面的最新回复宛若周泽楷盗号,兴致也落了下来,默默删掉所有字符,看了眼时间,只发了几个字回过去。
黄少天过不下去这种日子了,喻文州刚刚升职就常常出差,以后的路还那么长。
而且...
而且黄少天越来越不能把握,他是不是喻文州心里的那个人。
或者,喻文州心里是否只有他一个。
三天前黄少天算好了时差兴致勃勃在半夜拨出喻文州的电话,可是渐渐地开始争吵,也只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最后,喻文州说:“少天,我累了。”
黄少天最终还是把心里的想法落了实,下定决心开口道:“喻文州,我们离婚吧。”
电话线那头静的可怕,许久,对方挂掉了电话。
黄少天像是疯了一般,火速起草好离婚协议email给尚在美国的喻文州,他一刻也受不了这种日子了,他受不了这种与喻文州分隔两地的日子,但是这种日子将来还会有的。
黄少天觉得他想清楚了,与其这样倒不如痛痛快快地了结,或许喻文州也解脱了。
离婚这个念头在他脑海中盘旋了很久,最终还是落了地。
他们的感情还是敌不过时间,被岁月的浪潮慢慢地冲淡。


祝我老喻生日快乐呀!